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6章

时间:2018-02-09
但她没有被这些庸俗之徒迷惑,她追求的是真正的爱情,她希望找到真爱自己和自己真爱的人相伴一生,而在他周围的确有很多优秀的男士,乱花渐欲迷人眼,就在她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,缘份让她遇上了云天。
  郑云天拥有女人为之心动的男性魅力,性格开朗豁达,为人正直,一米八的身材高大魁梧,俊朗的脸庞透着英气,宽厚的肩膀给女性安全感,更重要的是他的温情浪漫,对女人的体贴入微,很快获得韩冰虹的芳心,男才女貌彷彿天作之合,令无数人为之羡慕。
  云天深爱着自己的妻子,对家庭充满责任感,在他的生命里,与韩冰虹爱情是他最珍贵的东西,他几乎在用全身心爱着妻子,呵护着这个温馨的家。
  郑云天兴趣广泛,特别爱好足球,今天是週末他的好友刘杰约了他去看球。不过平时工作比较忙,踢球越来越少,但有空的时候几个好友还是喜欢聚在一起侃球。
  海市蜃楼是市内一家高级夜总会,里面有专门看球的球吧,刘杰说在那里要了一间包房,还约了几个新朋友,趁週末好好玩一晚痛快的。
  郑云天泊好车径直走入夜总会大门,按刘杰所说找到了「圣西罗」KTV包房,一开门,里面早坐了六七个人,郑云天一看除了刘杰,陈家豪,徐海健几个平时一起玩的好友外,还有两个不认识的,
  这时刘杰站起来说道:「来来来,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们郑处长……」
  郑云天礼貌地和两个陌生人点头致意,只见其中一个40岁左右,白白胖胖的样子,穿着浅色小格短袖衬衫。另一个比他稍高,戴了副很斯文的眼镜,像个作家。
  「卢景炎,宏图公司的老总……」刘杰向云天介绍胖子。
  「这个是他们公司的财务总监王展……」
  「你们好……」郑云天和两人握握手。
  「听说郑处长是个超级球迷啊,球经说三天三夜说不完,这次兄弟我可以好好学习啊……」小胖子老总笑道。
  「哪里哪里……我也是只会纸上谈兵,乱扯一通,对了……大家出来玩,不要那么见外,别处长处长的叫,就叫我老郑吧……他们几个都这样叫我……」郑云天指着陈家豪等人说。
  「那最好了,一看就知道郑哥是个和气人,大家都是爱球之人,多几个人看总是热闹一点嘛……来来……请坐……」戴眼镜的王展给郑云天让座。
  「坐坐……」
  刘杰给云天满上啤酒,「来,为新朋友乾一杯……」
  众人纷纷举杯,云天只好端起满满一大杯啤酒咕咕地喝了下去。
  「好,爽快,郑处真是豪爽之人……」卢景炎给云天再次满上。
  「好……好……够了……」郑云天平时不是喝多那种人,
  「宏图高科我以前听说过,好像是搞生物製药之类的吧……」
  「不错,我们公司主要是研究基因工程,生产免疫制剂,分子生物药品,单克隆抗体,还有其它相关的科研开发。」王展简要地介绍了一下。
  「嗯,这是高新技术产业,科技含量高,是朝阳行业啊,不过像你们搞科研的也爱看球倒是很少见……」郑云天笑道。
  「那不正说明足球是世界运动嘛,不论你是皇帝还是平民都可以坐在一起看球……」刘杰叫道。
  「哈哈……」
  「我听小刘说郑处长对欧洲足球特别在行,我今晚準备买一注外围,请郑处给我一点意见……」卢景炎说道。
  「呵?原来卢总还爱玩这个,现在外面很多人玩,但公安有时是要查的,不安全,不可玩得太大啊……」郑云天说。
  「呵……这个请放心,我们只是娱乐一下,增加看球的剌激感……'
  在王展和卢景炎的一再要求下,郑云天不得不为他们勉强做一会参谋。
  週末9:00,欧洲俱乐部三大杯赛的一场球将要开始,由意大利的拉切奥对英国的曼联,拉切奥主场受让半只球,外界普遍看好曼联,但郑云天凭多年的看球经验,综合各种的因素分析,认为拉切奥会取胜,卢景炎二话没说拿起手机下了注。
  高洁本想约韩冰虹出去走走,但韩冰虹推说有点累不想出去,两人便又聊了一会,将近10点时高洁就回去了。
  韩冰虹安置好儿子上床睡了便去洗澡,洗完澡回到卧房她看了看钟,快要十点半了,郑云天还没回来。
  她坐在梳妆镜前仔细扮了一下妆,换上乾净性感的粉色吊带睡裙,週末是她和丈夫例行的夫妻之夜,
  一年前由于遭遇被劫的事,韩冰虹好长一段时间没能从阴影中解脱出来,对丈夫的求爱总是避而远之,为了不令丈夫起疑有时也是勉强应付了事,
  郑云天发觉妻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虽然他知道一定有发生了一些事,但当他发现韩冰虹极力迴避这些问题时便不再追究,
  因为他相信妻子处理事情的能力,毕竟每个人内心还是有自己的隐私的,他尊重妻子,唯有用更多的爱意去融化她的冰冷,
  韩冰虹本身就是一个意志力很强的人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后,很快恢复了状态,家庭和工作充实了她的生活,特别是接手通海国投案后,她甚至感到时间不够用,很多家务活都不得不由云天来做了。
  郑云天对妻子的工作是全力支持,他们不仅是生活中的伴侣,在事业上更是互勉互助共同进步,当年韩冰虹考取一级法官,郑云天在背后默默支持,大小家务料理孩子全包了,有时还在冰虹身旁给她指点一二,虽然他不是法学专业,但那种关心对韩冰虹是莫大的鼓励。
  孩子大一点后,操心的事少了很多,而他们都在各自的事业上取得了成就,家庭生活越来越美满幸福,他们正享受着婚姻中的第二个蜜月期,三十多岁对一个女人来说也许意味着走向老化,但对一个幸福的女人来说却是焕发了第二个春天。
  韩冰虹打量着镜中的自已,眉黛淡若远山,眸子清如天池,浴后云鬓高挽,雍容典雅,宛似贵妃出浴。细细的吊带挂在圆润光洁的肩上,白玉般的颈项上戴着一条精美的白金项链,半透明的睡裙里胸乳高耸。韩冰虹把手反伸到后颈轻轻解下项链小心地放在妆台上,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髮,然后往身上洒了一点淡雅的香水,她平时很少化妆,就算出席一些大的场合也只是略施粉黛。
  做完一切应做的事,云天仍然不见人归,韩冰虹看了看锺已快11点了,她準备给丈夫打个电话,但想了想决定不打了,拿了本书靠在床上看了起来。
  而此时的郑云天正在球吧里和卢景炎还有他的好友庆祝胜利,拉切奥果然以一球小胜曼联,云天高兴得不得了,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,虽然下注的人不是他,但这是他看球以来最兴奋的一次。